牙口好

向前冲吧!手残!

【时久保】我知道你在那年夏天做了什么1

一时


放课后久保田是被稔拖着手一路狂奔,在报站声结束之前赶上了东海道线的。
饶是久保田这样惯常表情平淡的人也夸张地喘起粗气,稔嘟囔着“诚人你这家伙平时疏于锻炼了吧,而且也跑的太慢了”,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找到了刚好够两人坐一起的空位,把那边几乎没办法动弹的人扯过来摁在座位上。

“好了——”
稔干劲满满,安置好久保田这么一个大个子似乎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早上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着急过,好歹是管风纪的,赶着翘课。”久保田一回过气儿来就开始说大实话。稔说:“还不是因为你又临时掉链子,总得让我替你着急。”

“啊,这样么……不过短跑我还是比较在行……”
稔打断了他:“短跑又不能帮你去横滨吧,毕竟离葬礼结...

2016-09-09

【时久保】我知道你在那个夏天做了什么 1

我知道你在那个夏天做了什么

玛德,我终于动手了,别慌,现在还不飙车。
AU+原作背景,可能逆了包括原作者在内的大部分同好的西皮就请原谅我吧……

零时

我很喜欢动物。
野生的也是,不过野兽对于危险的警觉性总是过于高了,有时候仅仅是觉得它们很可爱罢了,也没有要去打扰他们的意思,可偏偏被他们理解为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发起了攻击。然而用这个词也是不恰当的,野兽大部分是色盲,青红皂白这些东西还真的分不清。
而人,又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了。即便再凶猛的野兽,在察觉到危险的情况下也是要慢慢踱步,寻找危险源不会注意到的方式慢慢接近,才会采取行动的。人仿佛随着进化必然失掉一些东西那样,连这种感知危险的天性也一起剥...

2016-08-15

时已至此

仍学不会伤春悲秋。

我或可死了。

2015-03-27

噬身之蛇PART

很久之后太子长琴都不太相信风广陌关于怎么联系到祝融和共工的解释。

毕竟谁也没那么好运气吃个菜还能从盐里感觉到上古大神的气息吧,你说这是不是有病?

风广陌,虽然他坚持称自己为尹千觞,时不时会让长琴感觉到有些熟悉,就如风广陌后来告诉自己那样,许多的画面开始在他脑海中闪回,只是些零零散散的,关于这身皮囊的片段,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反正如今已经入魔,风广陌与自己有一命之恩,只是帮忙躲避伏羲与女娲两方的追查,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祝融在那次危险的尝试之后,也放弃了击杀风广陌的想法,默许这个女娲部署留在长琴身边。


2015-03-24

【殢师】荫以椒图(PART1)

好久没写居家文了!感觉找回了某个时期酸爽的感觉!!


常聽別人說,老不退休是為老不休。殢無傷想,這個……倒挺符合師尹。 


哪怕是眼下藉著詐死退隱了卻還堅持教書育人的師尹,今天從學校里回來,又一次直接繞開殢無傷往茶几旁邊一坐開始往嘴裡灌水。 唉,現在的小孩子難教咯!殢無傷幾乎都能腦補出師尹接下來要說的話。


據說現在學校裡的娃娃們一個個的,鬼精著呢,上課之前沒做好失足準備都不敢推門進去。師尹一個挺注重養生的——尤其是死過一次之後更注重了,一日三餐什麼成分都能精細到離子去——都給磨出了一嘴的泡,吃啥都不香。
“唉,現在的小孩子難教咯!”師尹放下茶杯,悠悠地來了這麼一句,...

2015-03-23

碎碎念

喜欢一个游戏,各种补设定看视频找攻略,就是懒得玩。

不排除没钱没设备的原因。

2015-01-18

【觞恭】虚空之蛇1~2

梗来自从二品产梗小战士蛋蛋

文来自正三品铲屎官一口好牙


·有关于风广陌的身世捏造


0.

蓬莱,业火焚天。

血涂之阵运转下的断壁残垣宛若垂死,不时发出崩坏的声音。

火海中的人面容模糊不清,庄严的战衣消失,他又被血迹斑斑的朽叶色衣袍包裹起来。

垂眉低目,仿佛睡去。

不论经历过何种挣扎,逆天而行的妄想也罢,玉石俱焚的绝望也罢,时至如今,太子长琴的半魂应然是穷途末路。

他在想什么?

他会想什么?

不甘,释然,如何分辨……

尹千觞手上力道一松,重剑结结实实地砸在地上,咣当一声响。

之后,寂然无声。


2.


尹千觞或者风广陌呢,从衣袖里拿出了一...

2014-11-10
1 / 3

© 牙口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