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口好

向前冲吧!手残!

【代发RPS同人】坐怀不乱BY安耐毁誉

被留校的乔助教,认识了今年刚进来的大一新生高某某。

出于复读了一年的缘故,高某某在班里看着特别靠谱成熟能干活,还经敲打。

某天乔班主任【学校安排助教当班主任】说,我们班精选班委了啊,大家踊跃参与。

结果由于高某某的看着特别靠谱成熟能干活,被一致推举负责当班长,负责各种忙进忙出的苦力活。然后高同学露出了非常包容、体贴、温暖的微笑。

同学们都表示太好了自己不用做苦力了。但是乔老师觉得心下擂鼓。好歹自己也算是个社会人了,这眼神看着,特别看破红尘啊。

于是趁着组建班委的机会,把高同学叫来谈话了。

说起家境,乔老师说,小高啊,你看你家庭背景,做班长可是有很多辛苦活儿的,你要是吃不消,可要提早想好啊。这不是娇生惯养的孩子吃得消的。

高同学又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

乔老师这心里就不高兴了,人家和你如实相告,你笑个毛线球。

高同学心里也犯嘀咕:咱家虽然有钱,我好歹也是正常考上这个大学的,这话说得,好像我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因此企图笑笑应付过去,谁知道却被乔老师误会了。

高同学瞄准的,不是班长,倒是学生会。不过当班长也多一条人脉,又不互相影响。当了就当了,而且拿到的消息也比别人快,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大概唯一的坏处就是班主任怎么老叫班委横跨小区骑着自行车去他那儿开班委会呢。

这就是高同学的不懂了,所谓班委,就是要经过“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虽然一边忙着加学生会,一边还得顾着班里的事儿。

原来乔老师早看出他心在学生会,班里的事儿的忙乱程度被他低估了,一早就提点他,他可是没想到呢。

因为第一个学期忙里忙外,高班长挂了一门课,准备留校一段时间,放假不回去,呆着补考。

乔老师把人找来,语重心长地关怀班长的学习事宜,并且表示,班委带头挂科,影响不好啊。高同学表示,这就准备补考啦,就是补考的话走得晚,恐怕车票机票不好买了。

乔老师琢磨着,你家不是挺有钱的么,还怕机票不好买?

高班长表示,所以我家里人表示不回家过年也没什么,反正他们都出国探亲去了,留我在这里玩上一个寒假。

这番话说完,乔老师看了看天,说,虽然有住的地方,但是吃饭怎么办啊,买外卖啊?学校里可不准做饭的,食堂都关门了。

高班长说,就吃外卖呗。乔老师合计了下,说,这样吧,午饭晚饭你来我家吃好了,不收你饭钱。外卖未必都干净,吃出病来我还得担责任。

高班长顿时感觉乔老师是个厚道的好人。原先只觉得他看着又年轻又爱玩,万万想不到是如此靠谱的好男人。于是天天堂而皇之去乔老师家里蹭饭去。反正乔老师家就在学校后头没几步,踩个自行车没几分钟就到了。


顺带还可以把他家里收藏的各种主机拿出来玩,还可以把人拖出去打篮球。

在乔老师为高同学安排好寒假计划后,天麻麻黑了。一拍桌子,说,哎呀说得久了没注意时间,食堂都关门了,你跟我回家吃去?

这就把高同学给拐回家了。

乔老师回家就露了一手,然后把人送到楼下,说,到宿舍了赶紧给我来个短信。
高班长心想,你当我十八九的大姑娘吗,就这几分钟还怕我出事?
乔老师表示,没办法,现在班主任责任重。
结果高班长还是踏踏实实地回了学校发了条短信,琢磨这寒假去哪里玩去。

转眼过了补考期,补考通过了,高班长可高兴地出去晃了一圈,请乔老师出去庆祝一顿【。】,乔老师问,在什么地方?

结果高班长报了个乔老师听都没听过的地方。上网一查,米其林五星,地点也很高大上。

乔老师从衣柜里拖了几套西装出来,试了几下,又打个电话把高班长叫过来。

人来了,进门。“你看下这套可以吧?”

高同学那身高那身板,随便什么西装传上去都行,当然这套西装一看就剪裁好。

乔老师犹豫了下,觉得吃个饭也太麻烦,正向回绝掉,忽然被高同学说了句“也不用搞得跟约会一样郑重嘛。”想想也是,就把那件最衬身板的给穿走了。

当中略过懒表,单说吃完饭,回了学校,走到校门口,分手的时候,高班长忽然感慨了句“ 明天食堂就关门了。”
乔老板忽然有种自己是不是给自己挖坑了的感觉。

结果头两天做得还算细致,做个一个礼拜的菜之后,乔老师觉得实在麻烦,自己还要准备考核的东西,因此随便凑合了几顿。

什么炒青菜啊小葱拌豆腐什么鸡毛菜蛋汤都来了,肉每天有那么一碗,耗费也不大,唯独那个米,简直是翻倍地消耗。
乔老师默默觉得,自己会不会给吃穷了。

作为礼尚往来,高同学寒假在学校里也没事儿,同学大部分都回家了,除了打篮球,多数时间都耗乔老师这儿。有时候直接就蜷在沙发上睡个午觉,或者直接爬到乔老师的床上睡午觉去了。

每逢这种时候,乔老师就要感慨一句:年轻真好。

因为乔老师一个人睡不了这么大一张床,床头慢慢塞塞堆了一堆靠垫枕头还有自己家亲戚妹妹送的奇怪的各种毛绒性质的玩具,比如抱抱熊靠枕之类的。橱里塞不下,送又没人要,就只能暂且在飘窗和床上堆一堆。

结果某天在电脑桌前坐得久了腰酸背痛,去床上掏个靠垫的时候一把摸到高同学的头上,乔老师神使鬼差地揉了两揉,奸笑一声,看对方没醒,就把抱枕啥的叠成一个山洞样子,把对方的头盖在里面。然后自己把自己的靠垫带走了。

接下去就是高同学一睁眼发觉脑袋上感觉不对,一起身就是一堆抱枕毛绒玩具和靠垫噼里啪啦往下掉,于是抱着最大的毛绒熊靠枕,睡眼惺忪地往乔老师那边蹭过去,坐在旁边看他忙活,一边看一边往熊脸上蹭。

乔老师心里“矮油”了一下,还摸摸头表示“乖~”,然后两人就吃饭去了。

大三的时候,高班长跑去实习了,很少去乔老师那边玩,乔老师忽然感到了一丁点的寂寞。

最后毕业的时候,高班长拖着乔老师一起去毕业旅行。好久不见的两人见面就感慨了下。

毕业旅行去的是丽江,又闲散又舒坦。有一帮子说要去大理,于是分道扬镳了。剩下一群人在酒店里等车回去。还有一天的时间。
下午的时候,高班长打了个电话给乔老师,说,我们到XX路去喝杯咖啡去。
乔老师找到XX路,不出意外看到一个看手机的大高个。
天气还是不意外的好,天朗气清,阳光明媚甚至有些暧昧,令人昏昏欲睡。
高同学似乎心有感应一般,向乔老师这边看过来。
乔老师忽然感觉,自己和高同学从此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咖啡店里坐定后,乔老师说,你现在也要回你自己家那边了,以后大概就见不到了。
高同学就嗯了一下,没说什么话,在那边随便找了本杂志看。

看着看着,午后丽江的阳光太暖,把人晒睡着了。乔老师犹豫着摸了一下熟睡的高同学的头,仿佛看到了当初在他房间睡大觉的那个男孩子。

 乔老师心思飘忽着,手就没来得及收回来,正好让刚睡醒的高同学撞个正着。

 乔老师受到惊吓愣了愣神,高同学像是还有些迷糊,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起身在乔老师还愣神的时候亲了他的额头。

 高同学亲的那一下有五秒左右,之后也不知道乔老师是不是还没太反应过来,他们就这么沉默了一阵子。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又挑开了话题,你来我往兴致缺缺地聊了一阵,也就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了。不过他俩都没太在意对方和自己又说了什么。

临行前把乔老师带到江边说,我其实喜欢你喜欢了4年了。乔老师说,可是我不知道啊,我从来没看出来。高班长说,因为我不敢说。
乔老师说……也许你不说出来更好。
高班长说,不说出来,也许就要带着遗憾离开了。
乔老师说,你说出来,留在遗憾里的就是我了。

 最后他们俩谁都没再说话。

评论 ( 2 )
热度 ( 5 )

© 牙口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