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口好

向前冲吧!手残!

【时久保】我知道你在那年夏天做了什么1

一时


放课后久保田是被稔拖着手一路狂奔,在报站声结束之前赶上了东海道线的。
饶是久保田这样惯常表情平淡的人也夸张地喘起粗气,稔嘟囔着“诚人你这家伙平时疏于锻炼了吧,而且也跑的太慢了”,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找到了刚好够两人坐一起的空位,把那边几乎没办法动弹的人扯过来摁在座位上。

“好了——”
稔干劲满满,安置好久保田这么一个大个子似乎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早上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着急过,好歹是管风纪的,赶着翘课。”久保田一回过气儿来就开始说大实话。稔说:“还不是因为你又临时掉链子,总得让我替你着急。”

“啊,这样么……不过短跑我还是比较在行……”
稔打断了他:“短跑又不能帮你去横滨吧,毕竟离葬礼结束没多久了。”

久保田的耳朵似乎动了动,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在听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时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但这次也还是和以前一样,他没有继续接着稔的话题走。
“不过我记得你们家也是有门禁的吧。”

“这不是你现在该关心的吧。”稔低着头,戴着手套的右手从书包里翻找出一台游戏机,老款的WII了,按键声还比较大。
咯咯哒哒的,久保田听着又想起了一个话题,他说:“我家也是有门禁的。”
你怎么知道我该关心什么。他这样想着,不过没有把它说出来,对着稔的时候他那股子冷漠总是被什么堵着似得。

稔没搭理他,摁的起劲儿,久保田想起他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摁东西,小时候的塑料泡沫也好遥控器按键也好,喜欢换台这一点久保田也忍不住说过他但也还是习惯和他一起看电视。久而久之的到稔养成了很多大人眼中的恶习时,家里各种游戏机都有,放课后两人没什么社团活动,就去他家趁着潮家大哥还没回来的时候通几关,不过一到久保田家门禁的时间他们就像说好了那样散了,从来不多挽留。

潮家的其他人对久保田的到来不欢迎也不排斥,只是基本没跟他说过什么话,最多的就是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久保田君又来找稔玩了?
是不是该回去了?
潮稔的哥哥偶尔这样问道,每次都恰到好处。
和普通的同学家长并没什么不同。就像是在他们看来,久保田就是带着稔君疯玩儿的罪魁祸首,没什么好说的,虽说事实情况是正相反。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只有跟他混在一起的时候稔刚好在做那些类似不良的事罢了。

但翘课在两人的履历中都还是第一次。

往横滨去的路不算太远,四站就到了,不过久保田的零用钱也因此所剩无几,尽管稔表示自己的零用钱管够,还是没办法埋没那种可能赶不回去的不安。
稔玩得游戏久保田几天前就通关了,放在平时现在大概就在旁边看着稔玩,不过今天他提不起什么劲儿。坐车又实在无聊,所以他就想了想去横滨做些什么。

以前在横滨有个人对他说话,以前横滨河道里漂浮着很多的水母。
久保田那时候还不太会说话,但是能理解这个人在说什么,他隔着镜片仰起脸看向一旁抽烟的警察先生,警察先生似乎在自言自语,但又在确保每个音节都被他听到那样,时不时确认他脸上的表情。

“现在是看不到,以前我和你母亲总来这边,她回回都仗着自己年长让我下去捞呢。”
是么,久保田想,可惜没机会和那个人多说几句话。印象里,自己离开横滨之前也没有和警察先生多说几句话。

这时候稔应该是通关了,也顺着他的目光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然而目之所及只有三三两两的电子广告牌。
“久保酱。”稔突然用很久没用过的称呼叫他。

“嗯?”
“快到横滨了。”

“嗯。”
“感觉……小时候真的在这边生活过吗?挺陌生的了。”稔脑子里那个灰蒙蒙的地方,对久保田而言也一样。

“……嗯,是呢。”
稔仿佛因为没办法从他这里多套到几句感言,故而泄气地、夸张地长叹一声。

“还真是,一直都这样,遇到不想谈的事情就只会嗯嗯哦哦的,谁都知道你不开心。”稔数落了几句,不过又嘟嘟囔囔的:“你还觉得没人能看出来。”
“我是这样么?”久保田推了推下滑的镜框,眼中清楚地映出稔的脸,他笑了笑说:“我都不知道,这么自大啊。”
稔颇有些觉得他无可救药地说:“你一直都挺自大的,不过也不碍事,我觉得挺好的。”
“嗯?”
“反正我知道你就够了。”

TBC

评论
热度 ( 3 )

© 牙口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