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口好

向前冲吧!手残!

礼尊 no night is too long(段子

袜子,腰带,牛仔裤,内裤,T恤,循着脱下的衣物走近浴缸,就看到有个人睡在浴盆里了。

宗象笑出声来,头一次见到在洗澡时也能睡着的人,居然没有溺死。

他还犹豫着是否要用比较直接的方法叫醒周防尊,周防尊就已经睁开了眼睛,半梦半醒之间。

浴室的灯是关着的,从门外泄露进来的微弱光线在被水濡湿的手臂上反射出白露的光泽,湿漉漉的头发和脸庞,看起来也是惨白的。

“宗象,没人说过你神出鬼没的很吓人么?”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突然出现在我家的浴室里吧,野蛮人。“
”啰哩啰嗦的,现在打扰我睡觉的是谁啊?“
“不止是行为,态度也很野蛮呢。”
周防尊嗤笑了一声,没了下文。
 一时无话,宗像礼司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呼吸,有些分不清躺在浴盆里的是人是鬼了。 
 宗象这样看着他,他也半梦半醒,似是而非地看着宗象,然后翻了个白眼,顺着后仰的姿势整个人扎进水里。

宗象下意识把手伸进浴盆,却只有水流的触感,顿觉荒诞,于是闭上眼睛。

宗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到织物的柔软和视线里模糊的,摇摇欲坠的天花板,空气里浓郁的消毒水味。

这是学院岛事件三日后的清晨。 

(中略)

我知道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我脑子里关于你的一切也一样,我离开时也会将它们带进坟墓,不过在坟墓里它们总会活的比我久一些。

这是你死了,我死了,都难以改变的事情。

评论 ( 7 )
热度 ( 7 )

© 牙口好 | Powered by LOFTER